大家都在买房,我却在买纸

        2012年的拍卖会上,150余刀的老宣纸拍出265.7万元的天价,1刀等于100张,相当于100张宣纸就卖出约1.7万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宣纸的价格年年在涨,每年的涨幅都在30%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疑惑:一张宣纸,凭什么一纸千金?

        笔走游龙或成书法,或成山水画卷,在五千年延续的历史长河中,人们的目光通常都在墨水点染的书籍与画卷中,往往忽略了承载他们的载体。纸,作为中华民族为人类文明做出杰出贡献的重大发明,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世界,都有着重要的影响。而在纸中,宣纸是最普通、最金贵、也是最受欢迎的一种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徽宣纸因“宣城”而得名,名起于盛唐,成型于明初,自诞生以来便备受文人墨客的推崇,它薄似蝉翼洁如雪,抖似轻绸不可闻。宣纸由宣城泾县的青檀嫩皮混合河谷平原的沙田稻草制成,再以乌溪之水调和,所取原料都是最常见的。在文人的书房里,书库的典籍中,宣纸因其“韧而能润、光而不滑、洁白稠密、纹理纯净、挫折无损、润墨性强”等特点,成了首选的艺术文字载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张薄纸,取材不过水、草、木,却偏偏“娇贵”得很。只有泾县的青檀、河谷的稻草配以乌溪的水,才能制造出一流的宣纸。抗日战争时期,日本人曾经将青檀种子带回国内培育制纸,可做出来的“和纸”远不如宣纸精妙细腻,可以说宣纸是天时地利的产物,并不能轻易复制。

        除却原料的地域性,宣纸的制作工艺也繁而严谨,通过18个环节100多道工序,历经四季三百多天后才能被送上文人墨客的书桌。从伐木采草到宣纸出炉,每一个细节都要求完美,不得有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    纸张成型始于捞纸,捞纸师傅二人合力,将水与竹帘筛出节奏,侧耳倾听纸浆与水的声音。当水离竹帘而下,仅留一层细细的纸浆均匀附着在竹帘上时,宣纸便已经初具形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成型的纸浆被压实去水之后,晒纸工人便接过大旗,将纸小心翼翼地放在烘焙面上。宣纸的晾晒需要借助太阳,而如今,只需要事宜温度的烘焙面,便可以不分天气节气来制作宣纸。晒纸工一刷一刷将湿薄的宣纸固定,用粗糙的大手细心地挥舞着毛刷,如舞剑般去除纸张里的气泡、褶皱却不留一点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自然馈赠了泾县草、木、水,又得匠人们巧心制作,这一张薄纸中所蕴含的却是天、地、人三重精神。但是,好物总会引来觊觎,宣纸虽然低调、内敛,却也逃脱不了被“山寨”的命运。市场中充斥着各种各样冒牌的“宣纸”,以劣质的草木浆水为原料,再加上荧光剂、漂白剂,求量贪多、易损易破,对人体也有极大的危害。宣纸在众多劣质纸中也面临着生存的窘境。

        除却劣质商品的挤压,传统工艺的流失也消耗着宣纸的寿命。泾县曹家几代做纸,如今也难觅传承人,而那些熟练的捞纸工、晒职工普遍也是40~50岁,再过不久,他们或许就不能再以精准的手感制造出巧夺天工的宣纸。

        宣纸素有“千寿纸”之称,它虽是草木纤维织就,却可以历经时间洗礼而不腐。可是,我们的子孙后代是否还能再见这白绸似的宣纸呢?古老的文房四宝是文化与精神传承的重要工具,可是如今他们却渐渐体力不支,逐渐退出人们的视野,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。

        乌溪的水还将继续流淌,溪边的青檀也郁郁葱葱高大挺拔,河谷的沙田稻草春风吹又生。但宣纸还有多少时间能“活着”呢?机械工业下的“宣纸”只顾眼前行乐,不久便会身躯腐烂成为废纸,而传统宣纸则可日久弥坚千年不烂。

        探寻和传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精髓,我们不能让宣纸赢得过时间,却输给了我们的遗忘。



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